温 度 (欧卓斌)

【原创】温度

2017-10-30 欧卓斌 大家语文

文|欧卓斌

 

很早的时候,我已有去国内边远贫困地区支教的念头,因为城市优质师资饱和。教育的公平性让我心生这样的念想。我的学生们也是知道的。

当我把这想法告诉在读小学三年级的儿子时,儿子天真地说,妈妈,如果你真的要去的话,你要找一个能打通电话的地方去吧。

泪崩于儿语!

不用思考,为人母之责让我拿起一把铲子,把这念想给挖土埋了。任何的高大都会在这句话的面前汗颜:每一个生命都是一朵花!儿子去读大学了。我开始向学校提出支教的申请,都没通过。领导说,欧老师,别申请了,您这样的老师我们不会放的。哦,谢谢领导的器重!后来,因为支教被纳入评职称的条件,我更不能占指标拖累同事的前途了。

可是,你相信意念么?你相信缘分么?我信了!我在国内申请不了出去,缘分却把我丢到爪哇国来。

是真的爪哇国。2017年10月6日晚,我来到印度尼西亚的西爪哇省的万隆进行华文支教工作。

4月份在省侨办考试,我通过了。准备阶段,听培训的老师说,听这说听那说,因为历史,因为现实,印尼很麻烦。一、衣着得极为保守,上班正装,黑裤子白衬衣。好,在银行工作的嫂子给我准备了四套新的他们银行工作服。二、不能单独出去,白天也不能一个人在路上走,特危险,跟做贼似的出去吧。三、网络特别不好,得想办法和家人联系。在印尼工作的中国老师说要学点英语和印尼语。可是不是纯中文教学于整个课堂吗?还强调不要用英语嘛。外语学习资料准备好了,可惜出来前各种事情堆得满手都是,你不能说我要来支教而拍拍手拍掉吧!

带着一堆的紧张信号,心平气和地一个人踏出了国门。我突然发现,上年纪有上年纪的好处。无知者无畏的随遇而安有效了。

我只用了一句Thank you!便顺利抵达印尼万隆飞机场,校车准确地接上了我。

在马来西亚吉隆坡机场转机,感觉他们的态度比国内的要近距离些。我只给机票他们一看,就基本顺利到达登机口。

在登机口处,我看见了不少的穆斯林人。她们的头纱了告诉我,我得很规矩地坐着。结果在漫长的两个小时的等候中,我吃了两颗穆斯林女士给我的糖。我拿一颗,她非要我拿两颗。我不想吃,因为“妈妈和老师说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然而我还是当着女士的面愉快地剥开吃了。

好甜!水果糖,我给儿子买过的那种。熟悉的味道。我4个小时没吃没喝了。在我问她我是否是这一航班时,呵呵,原来我们是同一班机。在一起走进机舱时,我们对视开心地笑出声来。

陌生的城市开始有温度了。

我来工作的学校名字叫斯坦福国际学校。学校在一座大山上。来到学校宿舍区,尽管是晚上,我也能感受得到一大片高大的树木把小三层的楼房搂住。同事打开宿舍门:一目了然的平方,而简单整洁的布置让我没有远离家的感觉,一卫一浴一阳台,一床一柜一桌椅,一床白色的被褥,一屋大山的空气。

我感觉得到,这屋的温度是23。我喜欢的温度。

一说印度尼西亚,大家的大脑首先反应的该是巴厘岛吧。一万七千多个岛屿的群岛国家,世界级浪漫的旅游胜地,多美妙的一个国度。赶紧想想旅游计划吧。

工作没开展,暂没那心思。

虽说是华文学校,但又是一个国际学校、贵族学校,推崇西方教育理念,尊重孩子,孩子个性自由发展。你经常可见老师拉着学生的手走在通道上,一如母亲拉着孩子的手。重视各种活动的开展,我来三周就见识了四个活动:IDP跨学科活动,传统服装节的巴蒂克节和学生节,联合国日,印度传统节日,都有家长参与。然而宗教信仰的建立却又非常强调,每一天都有早会,早会前一定唱国歌和校歌,还得祷告。宗教信仰可以不同,但不能没有!早会都有分享,有时是学生,有时是老师,有时是校长,师生都可以提出问题。早会前大家都安静地坐在地板上看书。开会前后没有谁会大声说话。然而,这里的华文推广很一般,据说是历史原因,十年前学校里连一个中文字都不能贴。换个教材说了几年都换不了。学生对华文学习的情绪并不太好。如果你会英语或印尼语,那么他们还鸟你一下,否则就是讥笑。你的华文课,边上去吧!哪怕它和数学英语科学都是必修课。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省侨办也没要求我们会多少英语,好歹我也是考过来的,可是一个百来人的学校,我一刚来的中国老师,自然如明星一般,在学校周一大会上介绍,还说,学校有个MS Ye,现在来了位MS Ou,那就是oy!这校长也挺能搞笑吧。在国内,一大领导怎么可能在大会上说这样的话呢?我放松了点。

可是同事学生们开始很热情地和你打招呼,这可以有。结果再往下说,我的英语瞬间变成零基础!紧张不紧张,你都得微笑前行!

接着的两周,是学校一学期一次的IDP活动,就是跨学科活动。各班主任自己设定一个主题,各科任围绕此主题设计自己学科的活动,如五年级的IDP是“钱”这个主题,中文课我们设计做中国炒饭和中国煎饼,学生得学会选材,记住材料的中文单词;学做炒饭煎饼;做计划分工合作;按计划购物;做饭,兜售、盈亏;用中文分享过程与心情;向家长老师展示,最终认识印尼货币以及一些交易的常识。在两周的活动中,虽然语言不大通,但是我还是帮助两个年级的孩子做了不少事情,尤其在中文分享上给予他们不少指导。六年级的主题是棋盘游戏,中文课负责帮助他们认识中国的象棋军棋和斗兽棋。孩子们很聪明,设计的游戏家长们参与得很投入,家长还得分项投票。我帮助他们完成对中国象棋军旗斗兽棋的中文介绍,关键是三样棋我都会下,尤其是象棋。四个男孩明显对象棋很感兴趣。让他们读中文稿子,他们的条件是下一盘棋。这当然可以!一下子就拉近了我们的距离。

一直我都这么认为,当老师的,您总得有两把小刷子。教育,不就是能和孩子玩到一起吗,我认为。

周四,固定是小学五六年级的听写,不过这里的听写是纳入总成绩计算的,孩子们很紧张。我在听写时说你们真棒!五年级的小捣蛋伊腾和烨华就哈哈哈大笑,以为是很胖。第二天,我在他们听写本上贴上我从国内带过去的贴纸夸奖的大拇指,告诉他们这是很棒,不是很胖,再把拼音汉字写给他们。之后,孩子们不再因为这词而捣鬼了。

23这个温度,在蔓延。

好,我们有了一丁点的感情接触。还行,不太糟。

 

第三周,开始上课了。因为还有四周就期末考,两周IDP没读书学习,这对语言科目尤其是外语是一件恐怖的遗忘事件。可是,这是学校的规定,IDP活动期间是不能布置作业的;而且这里的课程安排更特别,所有的老师都得跨级上课。比如我吧,就上的是小学五六年级的分流班的中文课(还有主流班,这个名称是以中文程度好差来区分的,其他课一起上)。

怎么办?不能凉拌啊!死马当活马医了。

我和孩子们商量,因为快考试,这边还有新课,又那么长时间没读书,又想考好分数,怎么办?我说每天都听写一课然后上新课,好不好?这里一节课一个小时。他们答应了。这么长的内容怎么办?有办法:孩子们已经记住了我的手机开锁密码。六年级的条件是要吃麦当劳。好,只要四个人的听写都拿一百分就可以,六年级的孩子说JOY不可以。我知道他们说的是八月份才来的印度孩子。他好学,我给他起中文名叫思哲。我说,思哲肯定可以,大家要帮助他。孩子们居然点头。

结果,麦当劳是吃了,但不是因为每个人的听写一百分,这在两天内实现是不可能的。我答应连主流班的孩子一起请,也就十个孩子。孩子们很懂事,不多点,每个人挑自己喜欢的。我的理由是第二天是他们的联合国日活动,老师请大家。这样孩子们欢喜也不害我失去原则。五年级的还不会讨吃,那就奖励漂亮的贴纸。他们很开心。为了带不少的教具,我丢掉了不少的生活必需品。

虽然是特别有钱人家的孩子,不缺这些;但是,他们还是孩子。麦当劳和贴纸里有的是作为物质所没有的温度。


火山及山上小镇夜景

下棋、玩耍、包容、微笑、拥抱、认真……没想到的是,开始有点捉弄我的孩子,华裔林开心,单亲,竟然会故意堵在教室门口不让我进和我开起玩笑来,下一秒他已帮我把电脑接好。他上课不认真听,光顾着做他的科学课的模板。我说我生气了,他立马看着我笑说,“好了好了”,马上抄写。印度小孩子龙,中文学得比其他孩子好。每次上课都帮这帮那,很阳光。一个娇气点的穆斯林孩子,最喜欢下象棋的还经常和我撒娇的乐嘉,上课特积极,抢答最厉害。昨天上课,题目是《古代的旗袍是什么样子的》,里面的句型很简单。我给他们设置的内容是渗透一些文化。我认为语言科目如果仅仅简单作为会话应用来学习,对于孩子来讲是非常乏味的。如果植入文化文学,我想应该喜欢的。我设置的课堂句型是“满族人喜欢……”我把满族民俗风情代入,结果孩子们一定要全部抄写下来,满满的一页。子龙说:“老师,我要抄!我要抄!”

这些句子是清朝是满族人建立的。满族的男人留着长长的辫子。满族人喜欢摔跤。满族人喜欢射箭。满族人喜欢骑马。满族人喜欢狩猎。摔跤是一种体育运动,射箭也是一种体育运动。古代的旗袍比现代的旗袍又长又大;不过,现代的旗袍比古代的旗袍又短又瘦。Ms Ou是汉族人。妈妈阿姨姑姑她们都是妇女。她们很辛苦。我们要爱她们。你们对成龙的电影感兴趣吗?”157个字,孩子们抄得不亦乐乎(红色字是这一课的生词以及句型)。

要稍微借助谷歌翻译来和孩子们沟通的我,此刻感受了课堂的温度。它的温暖裹住了身在异国他乡的我。

课后,我跟思哲说要帮助他,给他补课。他很乐意地和我商量补课的时间。一个中文没几个词汇的,一个英语也就几百个单词的,就这样一起学习上了。这就是作为教师需要的教育教学温度!

今晚是周末了,感受一周教学的不容易与收获回到寝室,也甚是乏累。中国同事约起到山上遛遛,我开始不答应,毕竟除开刚才那些事,每天早上还5点起床读书一个小时再开始工作。后来想想,崩得太紧未必是好事,赶紧换好衣服飞奔下楼。

这是第二次往山上走,因为山下城里特别堵。当然,山上空气新鲜,人迹罕至,在山上喝咖啡,岂不美哉!

只是,同事用摩托车带着我飞驰,这次因为是去一个小镇上,一路我感觉如影视作品里拍dp交易的地方。真的,感觉超真实。

这时,你有点害怕了吧!同事笑着跟我说,这里的建筑不少是上百年的,这说明什么?说明这里发展慢,民心纯朴。不用担心的。

这话不假。喝咖啡的时候,我把一沓钱拿出来,因为我不知道要给多少,把收钱的小叔给逗乐了。同事说,你印尼语不用学多,认识钱就行。我说不用嘛,你拿一沓钱出来让他选不就可以了吗?这样晚上回去他给他家人说这小故事,你的蠢蠢傻傻让他全家可乐上一星期,不好吗?我同事笑然。

继续,我拿两杯果汁,以同样的手法,收获了我的夜游温度。

天大地大人心大,蠢蠢傻傻心宽宽。

回来的路上,经过夜市,我们买了玉米和葱,才花了十四块人民币。玉米本是12.5块,他们只收了10块。我同事不想他不赚钱,另外给他2块人民币,他不肯拿。我还是拿一沓钱出来,他没伸手,而是微笑地告诉我同事该给多少。真的挺好!

更新时间:2018/1/17 9:39:34  更新单位:本站原创点击:632

  • 标识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