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斌辉侃语文】(第十七期)贾宝玉读书的启示

 

  很多语文老师都说现在的孩子不愿意读书,不喜欢读书。确实有这种情况,那么孩子为何不愿意读书,又如何让他去读书呢。我们可以从《红楼梦》宝玉的读书情形中寻找答案。  

贾宝玉很不愿意读书,他老子吩咐他“只是先把《四书》一气讲明背熟,是最要紧的”。但他对这些“最要紧的东西”偏偏“怕读”,以至“大半夹生”,“断不能背”。但他却非常喜欢读其他的书,如《西厢记》《牡丹亭》等等。小说第二十三回“西厢记妙词通戏语 牡丹亭艳曲警芳心”写出了宝玉、黛玉读书的美妙场景。  

  那日正当三月中浣,早饭后,宝玉携了一套《会真记》,走到沁芳闸桥那边桃花底下一块石上坐着,展开《会真记》,从头细看。正看到“落红成阵”,只见一阵风过,树上桃花吹下一大斗来,落得满身、满书、满地,皆是花片。宝玉要抖将下来,恐怕脚步践踏了,只得兜了那花瓣儿,来至池边,抖在池内。那花瓣儿浮在水面,飘飘荡荡,竟流出沁芳闸去了。回来,只见地下还有许多花瓣。  

  宝玉正踟蹰间,只听背后有人说道:“你在这里做什么?”宝玉一回头,却是黛玉来了,肩上担着花锄,花锄上挂着纱囊,手内拿着花帚。宝玉笑道:“来的正好。你把这些花瓣儿都扫起来,撂在那水里去罢。我才撂了好些在那里了。”黛玉道:“撂在水里不好。你看这里的水干净,只一流出去,有人家的地方儿什么没有?仍旧把花糟蹋了。那畸角儿上,我有一个花冢。如今把他扫了,装在这绢袋里,埋在那里,日久随土化了,岂不干净?”  

  宝玉听了,喜不自禁,笑道:“待我放下书,帮你来收拾。”黛玉道:“什么书?”宝玉见问,慌的藏了,便说道:“不过是《中庸》《大学》。”黛玉道:“你又在我跟前弄鬼。趁早儿给我瞧瞧,好多着呢。”宝玉道:“妹妹,若论你,我是不怕的,你看了,好歹别告诉人。真是好文章!你要看了,连饭也不想吃呢!”一面说,一面递过去。黛玉把花具放下,接书来瞧。从头看去,越看越爱,不顿饭时,已看了好几出了。但觉词句警人,余香满口。一面看了,只管出神,心内还默默记诵。宝玉笑道:“妹妹,你说好不好?”黛玉笑着点头儿。宝玉笑道:“我就是个‘多愁多病’的身,你就是那‘倾国倾城’的貌!”  

  贾宝玉不愿读学校指定的书,而愿意读自己喜欢的书这种情形可以归结为阅读中的“宝玉现象”。其实国外也有这样的例子,被称为阅读学中的“杰克现象”。国外阅读学研究中发现一名叫杰克的学生常常抱怨课文太没味道,不精彩。老师们都认为他缺乏阅读兴趣。然而在家中父母却埋怨他过分迷恋阅读,以至一份杂志、一张旧报纸,甚至一页广告他都百看不厌。有人发现,即使同一作者的同一作品,课外,学生可能读得津津有味,爱不释手;一入选教材,到了课堂上,就精彩非昔、兴味索然了。一位叫卡罗的阅读学家把这种有趣的“现象”形象地概括为“课内的海明威没有课外的海明威精彩”。  

  “宝玉现象”与“杰克现象”对阅读教学的启发意义在于,应该让学生自主阅读、自由阅读——自己读书,读自己的书,读出自己的理解。现在语文教学中,语文教师经常要学生按自己的要求“读这个书”,“这样去读书”,尤其是要学生读书时“带着以下问题”去读书,“给你10分钟时间读完”。现在,很多老师很重视学生阅读,可是尽是要学生去读所谓的“名著”,名著固然好,可是总有不对胃口的,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我就对一些所谓的名著不感兴趣,就好像我不喜欢看一些所谓的高票房大片一样。这些老师的行为,其结果呢,就使读书就成为了学生的负担,而不是一种“悦读”——一种审美的读,一种自主愉悦的读。如此,学生又如何会爱上读书呢。  

  美国语言教学理论家克拉申在谈到如何提高美国人母语识字读写能力时,特别推荐了一种阅读方法——随意自愿阅读(free voluntary reading),读自己喜爱的书,不用写读书报告,不用做思考题,也不要求查生词,碰到不爱读的书就放下,去找另一本。他认为,如果能坚持这样做,“阅读和写作水平就会得到提高”。只有这样才能使学生对阅读产生兴趣,感到阅读是惬意美妙的,是幸福温馨的,是发自人内在的一种高层次需求,是生活的应有之义,久而久之,自会养成“好读书”的习惯。这种理论也不无道理,值得借鉴。  

语文老师何妨一试?  

 

更新时间:2018/1/12 10:00:07  更新单位:[大家语文]点击:76

  • 标识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