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斌辉侃语文】(第二十四期)​​写作教学,请还学生话语权

写作教学,请还学生话语权

李斌辉

对于个性化的写作主体——学生而言,话语权就是在作文中自由表达自己的感受、情感和认识的权利,也就是学生自由地用自己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思想、情感的权利。它包括思想文化特质(话语内容)、言说形式特征(话语表达)两方面。

学生作文中说假话、抒假情,千篇一律,言不由衷的“失语”现象是一种普遍现象,某种程度上来说还相当严重。造成此现象的原因很多,根源是作文教学中有一种话语“支配权”剥夺了学生的话语权。要想从根本上治好学生作文中的失语症,唯有还学生的话语权。

对于个性化的写作主体——学生而言,话语权就是在作文中自由表达自己的感受、情感和认识的权利,也就是学生自由地用自己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思想、情感的权利。它包括思想文化特质(话语内容)、言说形式特征(话语表达)两方面。所谓话语支配权,来自对“文化支配权”这一概念的仿用。意大利卓越的马克思主义者葛兰西认为,新兴阶级总是通过自己思想上和道德上的领导权确立“文化支配权(hegemony,或译霸权)”,把自己的意志和权威强加给被统治阶级。后结构主义的代表人物法国哲学家福科认为,话语乃是权力的话语,话语的真伪、正误、合理与否的规范和标准实际上是权力的产物,它允许某些话语存在,而又排斥另一些话语。哈贝马斯的“合法化”、罗兰·巴特的“泛符号化”都对“话语权”作出了解释。可以这样说,写作教学中的话语支配权就是指权威力量运用话语指令和规则对学生话语权利的限制、束缚与剥夺。

综观中学写作教学,这种权威就是给学生作文提供范本的语文教材以及指导学生作文的教师。这种支配权最可怕之处在于,它不是一种显在的写作指导方法失误或思想误导,而是一种支配者与被支配者都未曾觉察,却严重左右和控制着被支配者的写作与思维的话语侵权行为。过去有种名叫“爱妻号”的洗衣机,现在有种“太太乐”调味品,很受家庭妇女青睐,据说是名字温馨亲切。但进一步思考就会发现,这温馨的背后是令人心寒的话语支配。因为,这命名是以“女人必须洗衣服”“女性必须下厨”为依据的,骨子里体现出来的是男权至上的话语支配权。这个例子有助于我们对话语支配权隐蔽性的理解。同样,当教材、教师带着真诚和无奈,把正确的或自以为正确的思想意识、方法技巧灌输给学生,要求学生的道德尺度、审美标准、价值评判、写作形式等必须统一并且跟教材、教师相近或相仿甚至合拍一致;把学生的“幼稚”、“出格”、“另类”的想法、灵感当作“异端”而好心地修正时,其实他们已成了压抑个性、扼杀学生创造活力的“霸权主义者”。

语文教材的话语支配权首先体现在话语内容上。现在已经好多了,过去一段时期,社论、领袖的报告、领袖和革命者的故事、直接阐释时政观点和政策的文章,以绝对的优势充斥其中。上个世纪90年代,仅在小学语文12册教科书110篇以写人为主的课文中,写革命者的有44篇,占40%,写重要人物的26篇,占26.3%,写普通群众的40篇,占36.4%。可见革命者的形象在小学语文教材中占了很大比重,更遑论中学语文课文了。相反,那些充满情趣、幽默、亲和力和现代气息的文章从小学到高中24册语文教材中寥寥无几。有人甚至认为以往的教材,或是“阶级斗争”、或是“民族斗争”、或是政党斗争”一路的,每篇选文几乎都能读出“斗争”二字来。在这样的意识形态话语内容的支配下,学生很难有自己的话语内容。写“最难忘的一天”、“最有意义的一件事”的作文时,都是好人好事,拾金不昧,以致出现“十篇作文九捡钱”的局面也就不足为怪了。

 

其次是对话语形式的垄断和支配。一是表现在“写作知识”上。如某版本初中语文第一册第一篇“写作知识”中说:“提倡说自己想说的话,不可以误认为可以不问是非,不加选择。”第二册第三篇“写作知识”中又说:“作文要有一个与题目相符合的中心,这是作文的灵魂。如果选择的材料不能为中心服务,不管它如何精彩,写成的文章最终只能是一篇各种材料的大杂烩。”自然,文章的内容是有中心和是非的,但绝不是用公式化的话语去粉饰、扭曲和图解生活。但“写作知识”以“知识”的形式(知识在学生眼中太权威了)把这种公式化的话语模式作为一种约束,实际上是要求学生把一大片生活领域(“不管它如何精彩”)都摈弃在写作范围之外。这样,学生把本来就贫乏得可怜的生活经验再经过“是非”和“中心”的过滤,剩下的大部分当然只能是套话和空话了。第一册第二篇“写作知识”又说:“写人、记事、状物都要真有其人,真有其事,真有其物。” “作文主要学习写实用文字,写生活中实有的事物”。实用文字“要求如实地反映事物和思想,不这样就是说假话”。话语权的霸道令人心惊胆战,对学生的话语要求这样严峻、苛刻,就是报告文学、纪实文学、传记文学、散文作家也会望而生畏。二是教材所选的例文。如教材中大量入选的一些散文,思维方式、叙事角度、表达方式模式化,学生耳濡目染,便学会了“升华”,学会了“以小见大”。看到红色,会联想到烈士的鲜血;看到落叶,会联想到奉献精神;看到一头牛,会想到劳动人民的伟大,而个人的思维、个人的话语都逃逸不见。如果大家去读读什么《触摸春天》之类的课文,不把孩子的写作教坏才怪呢。另外作文训练中的例子也如出一辙,如某个版本初中语文第一册第三单元中的例文《严冬春暖》,牵强附会、漏洞百出,教材却以此要学生“读写结合”。

教师应该是学生作文的教练、引路人,但现实中绝大多数教师充当了裁判、法官的角色,他们的话语完美地体现着“师道尊严”,支配着学生的话语权。在话语内容方面,教师往往片面地要求学生“思想健康、立意深刻、中心突出、选材典型”,简单地以“幼稚”、“浅薄”、“不健康”来否定学生有个性的思想,而对学生放弃自我,从社会、从书本、从教师中“克隆”过来的意识形态话语大加赞赏。比如写“我最敬佩的一个人”,有学生写“周董”周杰伦,老师判为“格调不高”,而写刘胡兰、黄继光、雷锋等历史人物的作文就受表扬。写“我的集体观”,有学生写了“主观为自己,客观为大家”,老师评为“不及格”,批语“思想不健康”。其实教师早就规定了学生的话语:只能写“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集体观。在教师的话语支配和垄断下,学生交出了自己的思考权也交出了自己的话语权,他们的个性、自主与创新意识逐渐萎缩与泯灭,趋同、顺应、盲从的心理日趋形成,他们的话语无法负载个性化、真实的思想情感,而成了蒙蔽自我、掩匿个性、覆盖思想的一层帷幕。也正是这样,在学生的作文中读到的是庄严神圣、豪言壮语,是社论口号、歌颂赞美、匡时济世,是板着面孔的新闻播音员、老气横秋的说教者,自我不见了,灵性没有了,个人话语缺失了,只有被复制了的公共思想、克隆了的公共话语的胎记。教师对学生话语的支配也表现在话语的表达形式上。有篇寓言对此作了形象描绘:小白兔特别聪明,造了很多句子:想———我想听到开花的声音。活泼———河里的水很活泼。悄悄———我们听不懂小鱼的悄悄话。爬———牵牛花像小弟弟爬在树上。可戴着金丝眼镜的猴老师却在这些句子后头清一色地打了大“×”!理由是:开花不可能有声音!“活泼”只能形容人!鱼不会说话,更不会说悄悄话!把牵牛花比作胡乱爬树的小弟弟,不能叫做“行为美”!小白兔吃了闭门羹,后来就再也不敢造这样的句子了。他本来很有想象力,可是因为有了这样“极严格的”猴老师,他特别“安分守己”了。

小白兔够悲哀的了,但悲哀的仅仅是小白兔吗?教师已习惯于把今天的学生看成昨天自己的翻版,把今天的学生从鲜活至诚的生活话语、文学话语、感情话语、传媒话语以及经济强势(如粤语、英语)、网络发展造成的话语冲击的话语背景中剥离出来,忽视了学生对新鲜事物、新鲜话语的强烈兴趣和接受力,对他们那种良莠不分的接纳与仿效只是采用粗暴的压制,一棍子打死,而缺少去芜取精、激浊扬清的话语疏浚。如有学生写“永远做不完的作业终于做完了,永不停息的校园的铃声终于停息了:暑假开始了”,老师却把两个“永… …的”的定语划掉了,因为句子“前后矛盾”。更有甚者,把充满人性的话语当作毫无生机的“机器零件”程式化,要学生训练组装。比如写议论文要“四段论”,即一个中心论点,正反两个方面,引论、本论、结论三个部分,四个大段落。不仅议论文,就连最自由的散文话语也被程式化。有顺口溜说道:“开头提出小问题,一线一定要到底;还要夹叙夹议,结尾点出大道理。”现在都已出现“万能作文法了”,鲜活灵动、生气贯注的话语被游戏、被僵化了。在教师的话语权威下,师生话语交流形成阻隔,绝大多数学生的话语棱角被磨钝,顺从于教师的话语压迫。看看目前的学生刊物、“优秀作文”,写教师都是“蜡烛”,写高考都是“黑色的六月”;写成长都是“花季雨季”。其布局谋篇、选材立意、表达方式、意象选择,甚至句式、语气、语调都雷同,天南地北的学生发出来的竟是一个声音。学生话语主体缺席、话语角色意识淡薄、群体性话语趋同(其实也是群体性失语)已登峰造极。

作文教学可以使人聪慧,也可以使人愚钝,关键是如何教。显在的教学方法、教学手段、指导方式上的失误,并不可怕,也容易引起注意、改正。而话语支配行为却是隐性地、“道貌岸然”地以正确、公允、理性的面目出现,它带来的危害更大、更具隐蔽性和长期性。“解铃还须系铃人”,消除和根治话语支配行为首要的还在于广大语文工作者还学生以话语权。

首先语文工作者要转变教学思想,树立人本主义的写作教育观念,确立学生在作文教学中的主体地位。要充分认识到学生是具有独立意识的人,在教材的编写、作文的命题上必须符合他们的生理、心理、思维状况,更贴近他们的生活、他们的语言、他们的心。在教学方法上实施以学生为主体的讲、练、评相结合。以学生的积极参与为重,注重学生的分析、总结与积累,不要强调答案的确定性与唯一性,要了解学生的学习状态和心理期待,妥善处理有争议的问题。要认识到由于年龄、经历、认识能力的差异,学生的某些想法、话语或许有些“幼稚”、“浅薄”、“出格”,但那是属于他们自己的,是在相关的环境和背景下衍生的,应该尊重他们,在尊重的前提下,在宽松、自由、平等、民主的气氛中进行师生对话交流,不正确的写法、错误的观点应该及时指出,加以匡正,但不能要求他们的思维按照自己规定的路线展开,更不能以“你应该怎么样,不应该怎么样”的真理代言人的口吻发出指令,以权威的姿态对其进行粗暴的话语压制。作文教学应该成为教材与学生、教师与学生间的对话,以实现人格对等上的灵魂交融以及相互信赖氛围下的心智启迪。

其次要正确实现自己的角色归位,培养自我反省的批判精神和宽容民主平等的人格理念。要明确自己是引导者、帮助者,而不是指示者、指令者,与学生是平等的交流者而不是权威。教师要清醒地看到师生之间的年龄差异、经验差异,也要承认师生之间思想思维、话语心理之间的代沟,不要始终强调思想观念的传承与教化,以强势的话语为学生树立典范、限制范围、确定规则、支配行为,以揠苗助长的方式催熟学生的思想与观念,以“过来人”的价值观为“未来人”的思想打粉底、传经布道,用一个个成人化、泛道德化,甚至是泛政治化的“大”理念锁住学生的心灵。要时刻记住学生是需要创造的因子和想象的翅膀,只有这样才能营造平等民主的话语环境,真正建构起学生自主、自由、活泼的主体话语空间,也只有这样学生才会真正地敞开自己的心扉,作出富有个性的心灵表述。行文至此,不由想起读过的一篇美国学生的作文,大意是:几个小男孩在野外的芦苇丛中捡到一只蛋,有的说是蛇蛋,有的说是鸟蛋,大家为此争论不休,决定把蛋带回去在烘箱中孵化。蛋壳快破了,大家紧张地盯着,没想到从蛋壳里孵出来的竟是里根总统!这在我国的一些教师眼里可能是荒诞离奇的胡思乱想,竟得到了美国社会的一致好评。正因为有了宽容民主平等的话语环境,才能写出这样充满童真、想象的文章。国际21世纪教育委员会中有段告诫令人深省:“教师所享有的权威总有着自相矛盾的特点… …与教师一起工作并同她对话,有助于学生发展自己的批判意识。教师的巨大力量在于做出榜样。他们要表现出好奇心和思想开放,并随时准备自己的假定将由事实来检验,甚至承认错误。”

第三,教师要淡化应试作文,把作文教学放在提高学生“人”的素质上,而不是仅仅为了高考。不能围绕高考指挥棒要求学生放弃标新立异,只写“保险文”,更不能因应试而把学生引导到为迎合时政、迎合阅卷老师而丢失个性话语的歧途。要给学生写作以广阔的空间,从选题到取材,从内容到表达,都要能充分发挥学生的个性和潜能,这样学生才能把写作视为丰富人格素质、提高思想品位的重要方式,才能充分体会作为写作主题进行创造性精神生产的乐趣,才能“以我手写我心”, “以我笔说我话”,才能真正把话语权还给学生。

 

更新时间:2018/4/17 12:01:54  更新单位:原创 2017-11-13 李斌辉 大家语文点击:891

  • 标识证书